化妝品加工就要WWW.91JG.COM,專業化妝品、美容護膚品加工服務平台!
服務比比资源先锋/微信/QQ同號 18620-555-111
  • 搜比比资源先锋
  • 搜全站
比比资源先锋 / 比比资源先锋比比资源先锋 / 比比资源先锋比比资源先锋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编辑者:嘉工生物 2017-03-16 13:35:01

  一進入秋冬時節,各化妝品品牌們就要開始乘火打劫消費者的錢包了。
 
  YSL(聖羅蘭)推出了星辰系列方管唇膏,和以往的方管唇膏不一樣,這個系列的外包裝像是浪漫的星空,似乎還布滿閃閃發光的星塵,口紅的膏體上也刻著星星的紋路。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事情起源于微信公衆號“女神彙”發布的一篇名爲《叫男朋友送YSL星辰,他是什麽反應?》的長文,將每年十月照慣例推出聖誕限量款的品牌聖羅蘭(YSL)推上了風口浪尖,這篇文章在發布第二天的時候,閱讀量就超過了10w+,點贊數也超過1萬,直接引燃輿論話題。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網上還出了調侃的段子:今天的朋友圈主要分爲三波:①叫男朋友買YSL星辰唇膏&秀男朋友已經給自己買了YSL星辰唇膏的;②瞧不起需要男朋友買YSL星辰唇膏送自己的女人,並質問這類女人,自己連支唇膏都買不起?;③轉發別人的男朋友送自己女朋友YSL星辰唇膏的鏈接,並在朋友圈問這樣的男朋友哪裏有賣?甚至還有人預言,馬上就會推出“不給我YSL星辰,我就不起來”的表情包。
 
  作为一个学不会满地撒泼打滚求男友买口红的姑娘,且不管YSL星辰唇膏本身如何,但是在《洗涤化妝品周报》记者看来,这真是打了一手好营销牌。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可後來發生的事情讓記者真的看不懂了,一個名爲“GoGoGao”的微信公衆號爆料,那篇關于YSL星辰的微信廣告,其實是假貨供應商投的,並且,在國內,已經有十幾萬支假的YSL星辰口紅浩浩蕩蕩地流入市場了。
 
  一出營銷大戲
 
  假作真時真亦假,朋友圈接連的炒作和長文、網友愛好跟風隨大流的天性使然,都使得這次營銷事件變得無比成功。不管是“YSL”還是“星辰”,這兩個關鍵詞都在發文當天的百度指數報表:詞條“星辰”平時的百度指數只有一千多,10月18號當天達到了一萬四千多,是平時的十四倍;另一個詞條“YSL”平時的百度指數多穩定在一萬左右,18號當天到達峰值,數值竟然超過了十九萬。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當然,可能因爲刷屏刷得太厲害,使得很多人産生了反感心裏,在微博上撻伐本次營銷事件:YSL這次營銷做得太垃圾了,第一次因爲廣告垃圾口紅我都不想買了,說實話這個廣告給人感覺只要買了那個星辰,就變成了平時買不起口紅的十八線城中村廠妹跪求月薪3000穿著格子襯衫頭發油膩戴眼鏡一臉痘168的男朋友買來的一樣。
 
  批判直男癌的出來了、弘揚女權主義的出來了,弘揚直男癌,批判女權主義的也出來了,一時間好不熱鬧。當然也有中立派留言:這兩天的YSL營銷吧,讓我特別真切地感受到了“口紅效應”是什麽意思。看著自己的銀行卡瑟瑟發抖,人還是要多讀點經濟學。似乎所有事被跟風到了一定階段都會出現另一種批判跟風。比如最近以ysl爲首的口紅營銷。似乎一夜之間,所有人從安利口紅變成了批判口紅物化女生。的確啊,凡事過度了都不好,但是爲了顯得與衆不同非得酸任何買口紅的行爲,難道不也是一種跟風?爲了日常妝容買幾只口紅無可厚非,難道真要爲了獨樹一幟從此拒絕塗唇膏和口紅了嗎。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當然,似乎除了第一天,之後大多看客對這次的營銷事件的看法多是持否定態度的,畢竟只是一個限量版的比比资源先锋,宣傳得再厲害,在銷量增長上也不會帶來什麽太多的變化。倒是將其理解爲假貨供應商的大肆宣傳情有可原,畢竟星辰系列的限量版還有很多地區未上市,上市了的地方也不乏早已告罄,但那一水的代購手上卻還總是滿滿的貨源。
 
  口紅營銷由來已久
 
  其實不管是在豆瓣知乎這類文藝知識青年聚集地、還是號稱*絲聚集地的貼吧,又或者各類人群都有的微博,在這些社交網站上,口紅早已火得一塌糊塗。美妝博主們借各色口紅的試色視頻、種草圖片,吸引了一大票粉絲聚集。
 
  我們仔細觀察下身邊的女生,是不是塗口紅的越來越多了?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也會討論一下關于口紅的話題?其實這是一種經濟現象,就是“口紅效應”,說的是因經濟蕭條而導致口紅熱賣的一種有趣的經濟現象,也叫“低價比比资源先锋偏愛趨勢”。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大概理解就是,當經濟形勢處于一個不好狀態的時候,消費者的消費欲望卻並不會因此降低,但是因爲消費不起那些高價而奢侈的比比资源先锋,因此就會轉而投入一下低價的小商品,也就是一些“廉價的非必要之物”,能夠爲處于經濟衰退狀態的消費者們帶來一定的精神安慰。
 
  撇開這次聖羅蘭的營銷本身,站在客觀的角度上來說,這樣的營銷事件還是異常成功的(抛棄掉其中蘊含的負能量以及看客們自己感受到的負能量)。一般的營銷得到的結果多分爲兩種,擁護者的鼎力支持和反對者的遍地阻撓,泾渭分明。而在這次的事件上,我們還能看到過去很多在網上爭論不休雙方相持不下的問題探討,就比如秀恩愛的方式和底線、比如精致生活應該是什麽樣子,比如拜金主義的道德審判甚至到女權主義的廉價與否。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出現了觀點的沖擊和碰撞之後,傳播的意義可能就從一次單純只爲銷量的營銷事件升級爲可能影響到部分人價值觀的思想引導。自媒體時代,誰都可以是對的,誰也都可以是錯的。就算直男知道了什麽是圓管方管又怎麽樣呢?就算女生有了一支限量的聖誕口紅,就能開啓霸氣女權時代了嗎?只能留下一句naive了。
搶錢好時節,一只口紅就能翻天嗎?
 
  另一方面,就算平時200多的口紅因爲限量變成了400塊,其實也沒有多少人是買不起的,但是當這樣一支小小的限量版的口紅變成了戀愛的“試金石”、自由自主的衡量標尺之後,就早已不是原來的意義了。
 
  連記者都不由地提出疑問,每年出限量版的品牌那麽多,買迪奧、紀梵希、香奈兒不好嗎?買古馳、ck、愛馬仕不好嗎?爲什麽非要糾結在只有他們零頭的、這根小小的口紅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